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十四年猎鬼人 > 14.全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冬天的天黑得比较早,到了下午6点左右就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司徒接了彩姐回来的时候,我和胡宗仁因为懒得自己做饭,就已经打电话叫来了一桌子外卖。不过在彩姐提着她那黑色旅行袋走进门,和我目光相接的那一刻,我心里特别不是个滋味。

    本来只要的动情时刻,我应该一个箭步冲上去,抱着她然后轻吻她的脸颊说都是我不好害得你颠沛流离。不过这不是偶像剧,我也玩不来这种狗血的剧情。和她对视几秒后,我也只能走到她跟前接过她手里的包包。她也没有跟我说什么,司徒师傅的家她是第一次来,换鞋进屋后,她没有去参观房间,而是悄然坐在了沙发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晚饭后我和胡宗仁以及司徒再度就这些事情讨论了一阵,司徒师傅告诉我们,他在去接彩姐的路上就已经给那个叫“铁松子”的师傅打过电话,说他这里两个小兄弟会在这两天去找他,请他帮忙看看我身上这阴人能不能给除掉。

    司徒说,铁松子是那个道人的道号,具体本姓什么他也不清楚。是全宗门人,而对于全宗这个道家门派,司徒坦言自己也是所知甚少,涉及到许多关于道派千百年来不断分化且重组,有人潜心修道也有人拼命在为自己的本宗正名,所以全宗这一派算起来应该是出自最老最正宗的道教。剩下的内容,司徒也没有办法跟我们多说,他只告诉我们,他和这个铁松子师傅几十年来也只打过几次正面交道,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俩人聊天的时候说起当年一起卫道的事情,才开始彼此惺惺相惜。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并约定今后无论哪一个先离开人世,剩下的那个就要来替自己盖棺闭额眼。司徒师傅让我们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就去找这个铁松子师傅。当我问他上哪找去的时候,他告诉我目前铁松子正在湖北游山玩水,接到电话后说立刻赶回家里。他的家在重庆云阳,很多年前出家栖霞观,后来岁数大了,就辞别师门,外出游离。遍访名山名观,结交朋友。

    我说这样的高人必须要去亲自拜访才是,我问司徒需要带点什么见面礼不,他说不用了,铁松子早年跟如今的司徒是一样的,也是靠着给人驱邪打鬼,不过他是个正儿八经的道士,也算是过惯了清贫日子,辞行后他早年积累的钱财已经足够用了。不过现在不再打鬼了,而是游荡在各个地方,见到那些贫苦人家,就给他们改改风水,或是号点符,仅此而已。我问司徒那既然人家都不打鬼了你让我们去能有什么用呢,司徒神秘的说,你还是去吧,就算他没办法直接帮你,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会插手的。

    我不便多问,我们在把星位的想法聊了一会,我和胡宗仁就各自回房去睡。睡觉的时候我告诉彩姐我要去云阳一趟,最多两天就回来,回来后我就专心对付那个最厉害的红衣女鬼了。彩姐说你去吧,我这阵子就在司徒师傅家里帮忙打理下就是了。连续出现的风波,让我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一种深深的愧疚感,但是我现在不能感性,我得尽早把这一切了结才行。

    次日临近中午我和胡宗仁才出发,处于安全考虑,司徒师傅把他的车借给我们。因为他的车是自己施过咒的,起码鬼是进不来的。由于是个自动档,我开惯了手动的人跑高速容易打瞌睡,好在胡宗仁可以和我相互换着开,至少能保证我们当中有一个人精力充沛,所以不至于因疲劳发生车祸,否则次日重庆当地报纸就一定会大篇幅登出这样一个标题《高速路发生诡异车祸现场布满各种灵异道具耐人寻味引起众村民围观》。

    不过在出发前,司徒师傅曾经提醒我们,不管铁松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嗯..嗯..都不要跟他生气,要尊重老前辈。我一直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莫非是在指铁松子的脾气很怪异吗?

    到了云阳已经接近当天傍晚,给铁松子打了电话他说要第二天的中午才能到,于是我和胡宗仁只能在县城里找地方住宿。为了防止那个红衣女鬼,我们依然是一人睡半晚,好在一直没出现,第二天胡宗仁还问我是不是上次被他拍了一印后,那玩意害怕了,我说要真是这样才好了,不过我知道他的这种假设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付强费尽心机给喊来对付我们的鬼就这么容易被弄走,那我们也不用如此狼狈。

    铁松子到了,他没有直接回自己的住处,而是给我们打了电话,让我们告诉了他我们所在的位置,然后他来了旅馆找我们。见到他的时候,我很意外。年近七旬的老人,却身体十分仙健,他戴着深蓝色的帽子,也穿深蓝色的棉衣,只有那宽松的裤子和白底黑面的布鞋在说明他是个修道之人。只要一个让司徒惺惺相惜的高人,样子实在太过平凡,扔到大街上,跟赵本山很像。打过招呼,开始聊天的时候,也是让我惊讶了好一阵子,因为铁松子师傅的声音比一般的男声尖锐一些,也细长一些。然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司徒XX那个死人怎么没来,烦死了。”

    当时我有些凌乱,似乎隐隐明白了临别的时候司徒跟我说的那番话的意思。

    “死人”这个词在某种特定的语气下,跟那种老电影里怡红院的姑娘们欲却还迎地对官人们说“死相”差不多。而从铁松子一个老头口子说出的“烦死了”三个字,当真让我身上一阵酥麻,这短短三个字,带着一种辛酸、无奈、还有咳咳..哀怨。于是我跟胡宗仁对望一眼,我想我和他想到一块去了,看来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完了好赶紧逃跑吧。

    我把情况仔细跟铁松子说了一遍,尤其是我的情况很复杂。铁松子邀请我们吃过午饭以后,就带着我和胡宗仁去了他家里。他家不大,由于是在一道巷子里,窗户朝内,不当街,所以没有那么嘈杂,也适合他这样静心修道的人。铁松子对我说,要我扯几根头发,还要左手无名指刺破,把血滴到碗里。

    说让我准备着,他则到一边画了张符咒,把咒压在碗底下,碗里装了水。接着他让我把血给滴水里去,头发也泡进去。再然后他起身端起碗,让我跟在他身后,他把碗放在香案前,叽里咕噜大念了一阵咒文,期间几度把右脚微微弯曲,脚尖点地,然后他把符咒烧了灰烬泡在水里,用手指拈了一点,然后转身弹到我的脸上。

    这一套做法,虽然和我认识的很多道家人所做的大同小异,但是却有些不同。

    然后他让我在香案前跪下,他自己则走到我的身后,伸手在我的颈骨开始朝着背心画了个类似符咒的东西,嘴里依旧念着。说是在念其实更像是在唱歌,有音调的欺负和抑扬顿挫。随后他咒文唱完,叫我脱了衣服。

    “啊?脱衣服啊?”我有些害怕。铁松子说当然要脱了,你不脱我怎么幺得到?烦得很。

    我这才知道,大概烦得很三个字,是他的口头禅。无奈之下我只能屈辱地脱下衣服,将后背裸露对着铁松子。胡宗仁在一旁看着,眼神中流露出对我的同情。我是个对于例如后背这样的地方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一个人,尤其是在面对铁松子师傅的时候。他开始拿了一块切口十分工整的类似惊堂木一类的木块,开始在我的背心来回游走,时而拍打几下。他告诉我,你不要害怕,跟着你的鬼都在门口站着呢,进不来。不害怕,我不怕才怪了,尤其是当我的腰肌如此迷人的时候。铁松子说,这块木头是他的师傅临终前送给他的,是一块取自江西庐山的雷击木,当初那棵树被雷劈成两半,断掉的一截掉落山崖,剩下的树桩就被铁松子的师傅给带回了栖霞观,然后制作了雷击木的令牌,分发给了他们这一辈的弟子。铁松子告诉我,雷击木非常难得,雷电对鬼的伤害是巨大无比的,所以用这个给你幺背,先把你元神里的阴气给挤出来。

    铁松子口中的“幺”,是他们全宗独有的一个手段,因为是道家的关系,当他在我的背上“幺”的时候,会把我的身体包括灵魂等等都当作是开天地分阴阳时候的混沌,他则手持雷击木在我这乱如麻的世界里把两者分离,留下精髓,带走糟粕。铁松子师傅就这么在我的背上足足弄了有大约半个小时,天气很冷我实在是受不了,外加他的手指还时不时的直接接触到我的背,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随后他说,可以了,你先把衣服穿上吧。我赶紧把衣服披上,问他,是不是都送走了?他却摇摇头说,还没有,解铃还需系铃人。他告诉我,他在我看到那个裂开头的女阴人,还有那个红衣服的女鬼,红衣女鬼他坦言也没办法帮我弄走,得让我们自己亲手来才行。因为这个女鬼是受人摆布,于它本意来说,并不是愿意这么做的。按铁松子的意思,她似乎也是个被利用的对象,棋子而已。

    铁松子跟我解释道,不过我还是看到你爷爷了,一个微弱但又挣扎着保护你的元神的阴魂。我低头说,原来他真的还没有离开。

    早在认识胡宗仁以前,我因为工作的关系,需要长期进出一些佛堂和道观,又一次忘记了爷爷的存在,差点让他没挺过来。在那一次,我相当自责。原本喊出我爷爷并不是我的本意,而是黄婆婆出于对我的关心,以长辈的身份替我决定的。而在那一次惊险以后,我下定决心去找黄婆婆,说那个女阴人让我自己来搞定吧,你还是先把我爷爷送走好了。黄婆婆对我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正如我没办法帮你拔除那个女阴人一样,因为她是要害你的人请出来以害你为目的的,而你爷爷却是被我请出来保护你的,所以虽然目的不同,性质却是一样的。所以黄婆婆只能用她自己的办法,对我爷爷的阴魂进行所谓的“规劝”。

    自那以后,虽然黄婆婆告诉我,我爷爷不肯走,她也动用了一些法子,却始终不能把爷爷从我的元神边移开,她说只能慢慢弱化他,也许时间长了,也就自行离开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去,我如果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我也不会踏进寺院等地一步。

    听铁松子这么说,我心里还是很神伤的。我不懂阴间的世界,更加不明白阴人们的想法。对于爷爷,我宁愿相信他的滞留,同源是因为对我的牵挂和不放心。他知道自己的孙子遇到了麻烦,要他丢下不管我,一个老军人做不到。铁松子也跟我说,刚才在你身上幺鬼的时候,狠狠用雷击木符打了那只女阴人几下,此刻它应当是弱了,我没有办法弄走她,你现在抓紧时间回去,找起初帮你走阴的师傅下去,一方面请阴兵把她给退了,一方面给你在元神里弄个结吧,然后再请走你爷爷,这样的话,缠着你们的就只有那个红衣服的女人了。况且她并没有只缠住你一个人,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是她的目标啊。我说这我知道,司徒师傅没被缠上,是因为他一直没有动天玑位的东西。铁松子说,那就好,你要记得一定让她给你打个结,这样即使别人捏了你的八字,也没有办法再从八字上让阴人找到你。之前的那个师傅给了你符,你也别觉得有那个就谁也找不到你,拿道符的确神奇,不过连我这样的散人都能破,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很安全呢?

    我没有说话,铁松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要记住,人外有人,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可怕的敌人,但是总有最可敬的对手。

    我把铁松子师傅送给我的这句话,从那一天起,用在我的生命里。“回去记得告诉司徒XX,别老躲着我,有空还是多聚聚,大家都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呵呵呵呵呵呵...”他以一串语速很快的笑声结尾,带着调侃,带着娇嗔。铁松子师傅,人是个好人,脾性确实有点让我接受不了。于是只能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人选择的问题,进入不了这样的世界,也别去随意践踏。

    我算了算时间,如果此刻赶回重庆,路上大概要好几个钟头才行。乘着还早,我和胡宗仁还是决定当天赶回去直接找黄婆婆把那事情给办了。于是就跟铁松子辞行。在送我们上车前,他敲敲我的玻璃窗,我把窗户按下后他说,你要记得,你是从天玑位开始被鬼缠上的,所以你们破阵的时候,必须得从魁四星当中开始做起。天玑已经动过了,跟司徒商量下到底是从天枢天璇位开始,还是从天权开始。若是这魁四星,我给你个建议吧,你如果选择天权开始,可能会很容易把自己越陷越深,是因为己丑年的天权光亮最弱,除非你胸有成竹或是有高手帮忙,你才能先碰它,否则留到最后等局势明朗再动不迟。但是若你选择天枢和天璇的话,你可能会在开始遇到些大麻烦,不过一旦顶过来,后面就会受到比较小的阻力了。你们自己考虑吧。

    回去的路上,我问胡宗仁,魁四星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七星中的天璇天枢天玑天权四星,统称为魁,是头的意思。七星之头指向北极星,所以魁也是最重要的。如此一来我就明白了,铁松子的意思是要我们先从困难的下手,虽然同样是一种赌博,赌的就是自己的能力到底够不够跟他们的大阵抗衡。若循序渐进,从容易的开始,那么除了能给敌人充足的时间来改变星位战术,还给自己后边的路子增添了许多未知和不可控性。“田忌赛马”,胡宗仁说了这四个字。

    没错,是输是赢,就看这一搏了。

    到了晚上10点半的样子,我们已经到了万州境内,再要不了两三个小时时间,就能够回到重庆市区了。开车是个很累人的活,我和胡宗仁换了位置,让他接着继续走,我则到路边撒了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那一天是2009年的最后几天,冬天的重庆基本上是阴雨天气为主,却在这一天天空晴朗,难得一见的星星。我把座位放平,这样我就能躺着透过天窗看看夜空。我从小就不是个喜欢抬头看天的孩子,所以对于北斗七星的了解,我大多是从书籍或是电视上了解的。我尝试着想要在这难得的好天气里,寻找出天上的北斗七星。我问胡宗仁那七个星宿到底在哪,他抬头望了望,说这天气虽然好但是还是看不到的,除非你用了珍视明滴眼液。我没理他,只是把手在我能看到的星星上挨个指了指,怎么拼凑都不能形成七星的样子。我赞叹我们古人的博学与先知,大到能从天象上研究命运和兵法,小到能在一根草上发现希望。

    心里突然一种温暖,于是摸出手机想要透过天窗把星空拍下来,由于我的手机到了晚上拍照的时候会自动闪光,所以那突如其来的一道白光让胡宗仁非常不爽,他说你是不是想让我把车开到树上去,别影响我!我笑着给了他肩膀一拳,然后开始看我拍的照片,但是在我把目光停留在刚刚拍摄的照片上的时候,我突然毛骨悚然的大叫着:

    “胡宗仁!快把车停下来!!”

    胡宗仁被我这撕心裂肺的叫喊吓得东倒西歪地甩了几盘子,立马一个急刹车把车死死停在了高速路中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