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十四年猎鬼人 > 第五十八章 妖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对妖的理解,只能说是一知半解。BooK.GuidaYe.Com

    从入行到退行,仅仅接触过一次,那是在2000年的时候,我还跟着师傅一起学艺,还记得最早之前说起过的宁厂诅咒的事吗?当年我和师傅在那件事之后,再一次去了趟巫溪,不过这次纯粹是大西南的行家聚会,我这等毛头小角色,仅仅是跟着去凑热闹罢了。这次由武汉的一个老前辈发起,重庆的司徒上官都参加了,我和师傅当时正在贵州荔波,处理完事情以后,我们便直接去了巫溪跟大家汇合。

    当晚到达后,大家在巫溪大宁河上的一个趸船上,吃了著名的烤鱼,打算所休整一晚,次日清晨,上山叙话,交流人生。

    当年我19岁,这样的场合有了我的参与凭空增添了一些稚嫩的色彩,而对于我来说,我更宁愿自己一个人在巫溪县城呆上两天,吃香的喝辣的,找个什么网吧上上网,看看电影什么的,倒也算是很容易打发时间。

    第二天我们便去了位于巫溪附近的一座高山草场,叫做红池坝。沿途的景色我倒是觉得平平常常,不过作为一个在城市里生活了很久的人来说,山上新鲜的空气沁人心脾,高山草场,和仙女山有异曲同工之妙,区别只在于人迹罕至,比之仙女山的热闹,显得清幽了许多。那几年我对高原的理解仅仅停留在缺氧的概念里,而到了红池坝以后我发现,这里虽然海拔高,但绝不缺氧,反倒更像是一个天然氧吧,由于地势比较高,于是云层就压得很低,走在没有路的草地上,倒是非常舒服。

    当时的山上似乎还没有正式开发为旅游区,很多配套设施也都不完善,于是我们把过夜的地点设定在了山上一家养马的人家里。于是那是我第一次骑马,并第一次与一匹叫做“黑子”的小马驹成了朋友。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对马便开始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实在是因为城市里无法养马,否则我真想养一匹在我家车库里。

    这次要说说上官师傅的事情了,上官师傅师承马家仙,是中国北方曾经一个叫做萨满教的教派分支,在北方地区,以喊仙家师傅上身赶妖而闻名。而由于气候的原因,南方的妖据说并不多见,多年时间也仅仅在南方的高山地区偶有发生,当然这些都是上官师傅告诉我们的,我和师傅一生与鬼相伴,而对于仙家的东西,并不了解,准确的说,在那次之前,我甚至根本没有相信过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妖”的存在。

    我想我得根据上官师傅说的加以我自己的理解,来对鬼和妖做一个区分式的说明。鬼之所谓鬼者,表示它已经不以声明的形态而存在,是游离与现世的一种残存状态,可以说是有型,也可以说是无形。有人实实在在的目击到,而也有很多人一辈子也没见过,不过也应了那句老话,你凭什么说你这辈子见到的都全部是人呢?在科学的世界里,人死如灯灭,死后是不存在灵魂的,而他们却无法来有力的证明,而且说这些话的都是活人,既然活的好好的,有什么立场来议论死后的世界?而对于妖,这个词其实在于对它们的定义,而在我看来,或许用“仙”会更加合适。

    在我们的认知里,最有名的妖,莫过于白素贞老师。在上官师傅的眼里,妖和我们普通人的看法却又不大相同。他说,妖是同级别的生物中,发展得更为高级的一小群体。举个例子,人类历史当中,公认最聪明的人,是爱因斯坦,他的聪明程度比之我们普通人高出太多,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他就叫做妖,我没有丝毫污蔑的意思,我仅仅是在阐述,一个不同于同等水平群体的典范而已。同样的道理,当一个动物的智商已经发展到了比它这种动物原本还要高的时候,它就该称之为妖。和人不同,妖具有一些他们原本动物的一些灵性,而导致它们拥有一些我们认知里无法理解的能力。

    这次在巫溪红池坝上,在我们借宿的人家口中,上官师傅偶然得知了一件妖事,于是我并不知道是否有炫技的嫌疑,那一次我和师傅以及其他众人倒是实实在在地见识了一把人和妖的对决。

    事情是这样的,头一晚我们借宿的时候,山上很冷,而且没有电源,取暖的方式就是最原始的生起篝火,大家围着篝火,一边聊着自己行内的一些事情,也谈天说地,甚是愉快,我当时入行很浅,他们说的很多事情我大部分都觉得非常新鲜。渐渐大家逐渐散去睡觉,剩下我和我师傅还有上官师傅依旧围坐在篝火边,这时候我们借宿的那家农户,一个60多岁的老大爷,也坐到了篝火旁,参与了我们的聊天。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们得知了附近几里地外,有另一家山民,家里遭遇了怪事。

    那家人是母子俩,父亲早年放马的时候,坠崖摔死了。随后母亲也没有再嫁,就带着儿子在山上住了下来,母亲在家放马,儿子在长大以后,就在山里打猎和挖天麻为生。天麻算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植物,我虽然很小就听说过天麻炖鸽子是大补之物,却也只知道天麻仅仅是类似人参当归等药材一般的药物而已,却在红池坝的山上,我第一次新奇的知道,天麻竟然还分男女性别,而且功效大不相同,正因为扯到了这样一个怪诞的说法,我才对那家老农的故事分外感兴趣。

    有一次他家儿子在山上采摘天麻后,当天回到家就跟他母亲大吵大闹,说是要自己一个人到山上去住,母亲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这么要求,而且怎么拉都拉不住。于是只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于是儿子就在第二天就搬了出去。一周以后,母亲实在是放心不下孩子,就把马拜托给我们借宿的那户人家代为看管,自己一个人带着水和干粮上山去寻找儿子,几天后,在山上一条河沟里,发现自己的孩子半裸着下身,下半身浸泡在水里,一个人自言自语。身旁的石头上,摆着一些树叶,树叶上有些泥土和野果,儿子一边笑嘻嘻的自言自语,一边把泥巴和野果放在嘴巴里吃。这样一来,母亲吓坏了,她认为自己的儿子发疯了,于是她上去拉他的儿子想要把他拉回家,但是他儿子看到母亲后,突然变得很狂躁,说什么都不肯跟母亲走,母亲没有办法,就在旁边搭了个小棚陪着孩子,可是看着孩子一天天消瘦和混沌,母亲实在是不忍心,就下山找了些山民,连拉带拽的把孩子弄回了家。回家以后,他儿子却卧床大病,直到有一天,儿子趁母亲放马去了,就偷偷逃跑了,这次跑了之后,就再也没被找到了。只是偶然有山里人传闻,说是在山上的一个洞里看到过有人生活的痕迹。打算就是最近几天,他母亲在次组织一批人马,去那个洞里寻找自己的孩子。

    说道这里的时候,上官师傅打断了那个农户,问他,这山上还有洞?那家农户说,是的,山上有个洞子,很神奇,夏天结冰,冬天却很暖和,90年代初期才被发现,于是当地人称之为“夏冰洞”。

    夏天结冰,这种事情我只在电冰箱里面见过,绝对没想过世界上居然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颠倒季节,而且这个地方居然离我如此之近。

    那家农户说,红池坝的地理位置很特殊,它拥有很多违反常态的现象,原本红池坝的位置就在中国版图的正中央,中国的版图,大家都知道看上去像是一只雄鸡,而红池坝和巫溪的地理位置,就好像是在雄鸡的心脏上面。为此在巫溪大宁河的沿途,专门还有个怪异的山顶巨石,于是当地特别取名:鸡心岭,号称重庆最高点。而除了那个违反季节常理的夏冰洞,那家人母亲找到自己儿子的那条小溪,也是违反常理。

    上官师傅问,怎么个违反常理法?农户说,那条小溪,叫西流溪,自西向东流,和任何一条河流的规律都不相同,而奇妙的地方就在于,西流溪的源头,就正是夏冰洞。

    上官师傅看样子心理有谱了,于是思索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告诉各位师傅了得知的这个情况,大家也卖了上官师傅一个面子,打算跟着他一起,去看看马家仙的除妖之道。

    我花了1个小时学习怎么骑马,而后跟着大家,一起去了那家母亲住的房子。告诉了母亲我们的来意以后,母亲跪地磕头,求我们一定要救救他家的孩子,上官师傅扶起她,并要她带路,带我们去夏冰洞。

    夏冰洞距离我们所在的位置大约又有十里路,等到了那里的时候,我现场感受了一下这个神奇的洞穴。如果我没有去过乌龙的芙蓉洞或者丰都的雪玉洞,或许我要说这个洞穴给我的感觉真的神奇,高挂的钟乳石,各种新奇古怪的石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最神奇的莫过于我摸了一把悬挂的钟乳石,厚厚的一层,全是冰。当时正值8月,酷暑季节,虽然红池坝地处高山,但是结冰还是太罕见了。当我正在惊叹的时候,同行的其中一位师傅高喊到,快过来,这里有人!

    我们赶紧跑过去,在距离洞口进去右拐不到300米的地方,我们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瑟瑟发抖躺在一条暗河旁边的男人。不断哆嗦,看样子以及是昏迷不醒了。

    这时候他母亲一把扑上去,接着我们大家打火机和电筒的灯光,她仔细辨认了一下地上的男人,然后开始哭喊,说:我的儿子啊,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

    看样子是找对了人,由于这个男人已经有些昏迷,当我们全部人七手八脚把他往洞口抬的时候,一阵非常怪异的风好似从洞口刮了进来,风力比较强,像是在阻止我们出洞,可是毕竟我们活生生的人,是不会被刮动摇的。出了洞口,我师傅脱下自己的衣服给那个男人盖上,却在此刻光线明媚,把男人放在地上以后,我们发现跟随着我们,从洞子里,爬出了一条像是蜥蜴一样,但是是黄呼呼的动物。

    很快我们辨认出,这是一条娃娃鱼。学名叫做大鲵,我知道娃娃鱼是吉祥的动物,于是我想去捉它,却被上官师傅一把拦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副骨牌,和一个摇铃,左手把骨牌捏在手上磋磨出声音,右手拿着铃铛,开始摇晃。娃娃鱼开始似近似退,抬头望着上官师傅,张着嘴,开始“啊!啊!”的叫喊。上官师傅转头对我们说,找到正主了,这是只娃娃鱼的妖。

    我听说过狐妖,听说过黄鼠狼妖,甚至连人妖我也听说过,娃娃鱼妖,还真是第一次。

    事后上官师傅说,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有潜在的变成妖的可能性,小到一草一树,大到豺狼虎豹,只要它的生存过程中,思维方式在原本的群体水平中,跨度很大的上到另一个高度,那就叫做修炼,而这样的修炼除了让它们的生存期限更长更久之外,还能让他们有一定的特殊能力。对于很多动物,尤其是狐狸、狗、黄鼠狼、乌龟等原本就有灵性的动物,当它们经过修炼后,能够达到近乎人的聪明程度。它能够制造一些幻象,来迷惑它想要迷惑的人。很显然,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个例子。

    上官师傅当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那串珠子,那并不是佛珠,而是由300粒檀木圆珠串联起来,每一粒上都刻上了马家符的他们门派的法器。他取下珠子,一把朝着娃娃鱼丢去,直接套住。然后开始用一种,很怪异的姿势,跳起了舞。

    我说怪异,其实是因为看上去跟发神经的人没有太大区别。并不是在嘲笑上官的姿势,虽然我看到的那时候,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他一边跳,一边在嘴里叽里咕噜的念着。娃娃鱼被套住以后,想要逃跑,却怎么都踏不出那串珠子。这个状态持续了大约2分钟,耳听上官师傅好像是一段唱完,他开始站定,双手合并胸前,双手食指和中指伸出并拢,其余手指相互紧扣,那姿势很像是倩女幽魂里面张学友念驱魔咒的样子。没过多久,那只娃娃鱼安静下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上官师傅很滑稽的打了个激灵,便开始用两种不同的声音,一人分饰两角,自己一问一答。但是讲的都是仙家的话,又有点像是文言文,所以我一句也没听懂,又这么自言自语了许久,上官师傅才又一个激灵回神,问我们找来一个口袋,把娃娃鱼恭恭敬敬的放进口袋,然后在附近草堆里摸索,最后找来几片树叶,一片贴在昏迷男人的额头,一片则撬开他的嘴巴让他含在嘴里,然后开始摇铃,那个男人开始转醒。

    虽然醒了,但是还是比较虚弱,说不出话来,只是在看到他母亲的时候,用细微的声音,喊了一声妈。

    我们把他扶上他母亲的马背,然后回了他母亲家,把男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让男人的母亲留下照料他,我们则都走到木屋外面坐下休息,上官师傅才把之前发生的我们看不懂的事,跟我们说了一遍。

    原来当时上官师傅看见娃娃鱼跟着出来,也是处于经验判断而说它是只妖,直到磨骨牌摇铃当,才确信这就是只迷住男人的妖。于是用珠链套住,开始念咒请仙家师傅上身。这是我一直不懂的一点,方式大概是和吉老太喊魂上身差不多,上官师傅是把这只娃娃鱼妖喊到自己的身体里,让它能说自己能懂得的话,从而来查明事情的真相。

    上官师傅说,据娃娃鱼妖的意思,事情是这样的。在男子吵闹要搬出去住之前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他在西流溪附近采摘天麻的时候,发现随便草堆里有只黄色的娃娃鱼,而它困在带刺的草堆里,没法回到水里,这个男人出于一片好心,就扯开了那些带刺的草,好捉起娃娃鱼把它放回水里。期间自己的手还被割破流血,血也滴到了娃娃鱼的身上。当他把娃娃鱼抱起,走到水边放下以后,就自己沿着河沟离开了,这只娃娃鱼却也一直跟着他走了很久,这男人原本是个善良的山里人,看见娃娃鱼一直跟着自己,他走就跟着在水里走,他停下就停下,觉得很有趣,也觉得万物有灵。当天他回家后,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可是在半个月后他在此来到西流溪边,却发现一个在河边哭泣的女人,走近一看,发现那个女人的脚上被带刺的草割伤了许多口子,于是男人就把那个女人扶到草地上,给她喝水,给她止血。上官师傅说,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个娃娃鱼就开始用女人的幻像迷住了这个男人。我原本很希望请上官师傅把妖迷人的方式仔细说说,但是我想这或许涉及到他们门派的一些行当,眼看其他师傅都不发问,我也不能插嘴。不过在我的理解中,大概就好像是电影里,狐狸精制造一个虚无的环境,让这个被迷住的人产生幻觉一样。至于是否真是这样,我就不敢胡说了。

    上官师傅接着说,随后的每天里,这个男人就常常上山到西流溪边找这个女人。渐渐却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女人邀请他搬到山上跟自己一起住,于是才有了男人回家大闹这一出戏。娃娃鱼妖想必是给这个男人制造了一个他很向往,且很美丽的世界,于是他吃野果吃泥巴,就仿佛是在品尝美味佳肴一样。直到被他母亲发现,然后强行带回家,再偷偷跑出,跟着娃娃鱼妖一起住进了夏冰洞里,他所看到有关那个女人的一切,从吃的住到,到周围的环境,都是这个娃娃鱼妖制造出来的幻觉罢了。

    我忍不住插嘴了,我说,这么说来,这个妖还真是可恶。上官师傅说,不算是这样,它其实只是在报恩罢了。于是我不再说话,上官师傅接着说,它毕竟是个畜生,哪怕已然修炼成妖,但是却没有分寸,它也只是在用她自己觉得合适的方式来报答它的恩人而已,却没有想过这样以来却害到了人,换句话说,它的动机是单纯善良的,但是在过程中,却用了我们人类所无法接受的生活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杀掉它,而是收了它。

    在我看的电影或电视剧里,妖怪往往是飞檐走壁,移形换影,法力无边,害人为患的,顶多也就是白素贞老师的出现,稍微扭转了我对妖的看法和同情。而自打每年暑假电视开始咆哮着千年等一回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又要开始一年一度靠回味赵雅芝老师的美色来活着了。但是在电视剧里,虽然看了无数次,对剧情都快要能够倒背如流的地步时,我也每每看到那个混蛋老和尚的时候,都会破口大骂。可仔细一想,法海老师,其实也是在替天行道罢了。所以此刻我不由自主的把上官师傅跟法海老师联系在了一起,他们人妖不两立,但都难过自己的人情这一关。

    于是我开始有点同情那个口袋里,静静躺着的娃娃鱼。我相信它修炼成妖,原本已经是很不容易,却因涉足人事,而被收服。理由,却是为了报恩。

    我师傅问上官,打算怎么处理这只娃娃鱼,他说要送到峨眉山,找家大庙供养,令其终日听经近佛,盼其有日终成正道。

    说完这话,我对上官师傅的尊敬,油然而生。于是从那时候起,我渐渐开始觉得我们的职业并非那么低级,我们救人也救鬼,杀妖也渡妖,有句老话,存在即有理,对于那种莫名的异界打扰,我们必然插手阻止,而对于一些在此过程中发现的美好,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来灭之大吉还喋喋不休呢?

    那一刻,我似乎悟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师傅所不能教我的。

    这是我唯一一次遇妖,我与上官师傅,也仅此一面之缘。不过经过了此事后,从我出师起,我便决心,尽我所能,让我生活的世界多一点温暖,少一点伤害。

    哪怕我生活在阳光的阴影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