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风水秘录 > 第78章:心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俗话说的好,官大一级压死人,我见这个叫李书记的人把话说绝了,心知此事再无缓和的余地了。可是陈明却并未放弃,他依旧是不死心的辩解了一句说,李书记,这个案子证据还不怎么充分,我觉得

    同样是话未说完,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一声训斥声,陈明你给我听好喽,今个我把话给你说白了,不管张大为的死跟这个嫌疑人有没有关系,他必须要接受严惩。说到这里,电话啪的一声挂掉了,我顿觉眼前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跑不已,什么叫不管张大为的死跟这个嫌疑人有没有关系,他必须要接受严惩?他奶奶的,这分明是想将我送进监狱。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心中愤愤不平。陈明亦是如此,他低声骂了一句什么东西,然后再次拨出一组号码,电话一接通,便传来一个男人戏谑的声音,老陈啊,这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又被老婆赶出了家门啊?

    电话那头的男人叫方华,是检察院检察长,同时也是他的同学,更是最铁的哥们。他之所以打这个电话是因为我的事情。按照司法程序来说,派出所把这个案件调查清楚之后提交到检察院,然后由检察院提起公诉,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

    听到电话中方华调侃的言语,陈明淡然一笑,尚未等他开口说话,电话那头的方华将话锋一转,问道,老陈啊,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是为了张大为那件案子吧?

    陈明脸色骤变,拿着电话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但口中依旧是道出了实情。方华听了沉默不语,半响之后,长叹一声说,老同学,张大为这个案子,牵动了不少大人物的心,这一晚上我接的电话很多,容不得徇私啊。

    说着似乎觉得抹不开这个面子,末了补充了一句,老同学,这次真不好意思,下次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帮

    忙字还没说出来,陈明已经是挂掉了电话。然后他转头看了我一眼,咬了咬牙,再次拨出一组号码,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语音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死心的他,再次拨出一组号码,依旧提示是关机。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如同疯了一般,不停的打电话,可每打一次电话,他的心就冷上一分。听着电话里传来阵阵虚伪、推脱的言语,我知道他已经尽力了。

    同时,我也明白了他开免提的原因了。因为他早已知道了这个结果,开免提不过是让我知道他的确在想办法,找人脱关系,否则的话,打电话求人办事,涉及到隐私的事情,开着免提,岂不是自讨没趣?

    一两个也就罢了,权当他一时间没有注意,按到了免提上面,可十多个电话都开着免提,而且是当着手下干警的面打的这个电话,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在做戏。

    而做戏的目的便是让我承他的情。

    我虽然很反感,他跟我玩这套跑江湖的把戏,但我不怨他,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他的无奈。作为父亲来说,他是伟大的,就像我父亲当年一样,我父亲能够为了给我乞讨那十几块钱的学费给人下跪,而陈明则为了自个女儿,跟我玩起了心眼,甘愿在电话里头被人打脸,而且是当着属下的面,被打脸。

    这一点跟我父亲有些相似,是以,我觉定帮他一把。当下,我故意装作一副十分感激的摸样,一脸真诚的说,陈局长,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往后只要能够用到我的地方,请您尽管吱声。

    这句可以说是给了他一颗定心丸,我相信有了这颗定心丸以后,这陈明即便没有能够帮我洗脱罪名,至少能够保证我在进入看守所的期间内,不遭人欺负,不被看守所内的民警穿小鞋。

    这也是为我自个留下一条退路,就像师傅说的那样,做人倘若不会为自己留下退路,那就是傻子。对于师傅的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所以,为自个留条后路也是应该的。

    这陈明也是个聪明人,他看我做出承诺,当下也拍着胸脯说,周先生,先委屈您在看守所内呆上几天,我会想办法,将您救出来的。

    说着,他转头看了黑脸大汉,矮个子警察等人一眼,将脸一板,沉声喝道,今天的事情,你们谁也不许说出去,知道么?

    话音一撂,黑脸大汉,也就是城北所所长连忙接过话茬,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说,局长您放心吧,我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么?我保证今天这事,我们大家全都烂在肚子里头。

    说到这里,他似乎怕陈明不放心,于是冲矮个子警察和那个小警察两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心神领会的点点头,异口同声的说,局长放心。

    瞅着三人信誓旦旦的摸样,再一看陈明表露出自信满满的架势,我顿时有些无语,难怪陈明敢当着手下的面打电话给我演戏,敢情这几人是一伙的,他压根就不担心这事会泄露出去。

    原本我还对他还有些好感的,现在来上这么一下子,我顿时觉得有些厌恶,但眼下却不是翻脸的时候。为了避免陈明发现我已经知道他在演戏,我故意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冲他说了一声谢谢。

    而后,我又不着痕迹的冲吴立群使了一个眼色,意思让他过来。吴立群心神领会的点点头,走到了我的身边,故意装作一副关切的摸样说,周先生,您先在里头安心的待着,我想办法救您出去,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跟我说,我一定想办法帮你办妥。

    我见吴立群如此上道,于是就坡下驴,接着他的话茬说,吴老板你太客气了,吩咐不敢当,不过三哥那事就拜托你了。

    三哥也就是张三,找他也是我的无奈之举。陈明看样子是指望不上了,询问笔录,包括证词都摆在那里,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他作为一个公安局副局长都没有办法,其他人想从这上面入手,更是没有可能。

    这也是我让吴立群帮我找张三的原因。

    理由有三:一是,张三此人颇有几分背景,三教九流的人都打过交道。二是,我对张三有救命之恩,我不相信他会袖手旁观。三是,张三是个江湖人士,也是个亡命之徒,坑蒙拐骗偷,威胁恐吓,那是他的拿手好戏。

    正是这一点,我才决定让张三帮忙。因为,我这个案子表面上看着是证据十足,实际上是疑点颇多,所谓的证据也不过只有我的询问笔录,和李云的证词罢了。要想彻底洗刷我的罪名,那么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而知道真相的人只有李云这个姑娘,我找张三的目的,就是让他帮我查这个叫李云的姑娘,只要查出真相,自然便能还我清白。

    吴立群听我提及三哥,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随即点点头说,周先生,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三哥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我见吴立群听懂了我的意思,正准备跟他说一声谢谢,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啊魏还在警察那里。为了避免啊魏有失,我咳嗽了一声,清了一下嗓子对陈明说,陈局长,我有一个事想求您。

    陈明看我说的如此婉转,眉头微微一皱,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厮心里头泛起了嘀咕,肯定是在暗自揣测我求的是什么事情。我本我就对他不抱有任何希望,现在一看他这表情,就更没有了任何好感。

    当下,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陈局长,其实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我有一味珍贵的药材,在你们警察抓我的时候,被带到了派出所,我想将那东西先放吴老板那里保存着,不知行不行?

    陈明听我这么一说,明显的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呵呵一笑说,周先生言重了,甭说药材了,就是其他东西,您开了口,我会不给您面子么?

    说到这里,他似乎也意识到自个这话太假,于是大手一挥,冲城北所的所长黑脸大汉直接吼了一嗓子说,快点将周先生的东西拿过来。

    黑脸大汉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片刻功夫他捧着装有啊魏的木盒走了回来了。一进审讯室,他便将手中的木盒递给了陈明,然后说,局长,您看。

    陈明也没推辞,伸手将木盒接了过来,随手将其打开,当他看到木盒中的确是一株药材的时候,这才放心的将它递给了吴立群。看到啊魏最终落在了吴立群的手中,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随即冲陈明说了一声谢谢。

    陈明微微一笑,跟我客套了一番,然后冲城北所的几个警察点点头,便带着吴立群离开了城北所。

    他这一走,城北所开始忙活了起来,一直忙到了下午五点左右,这些人才办理好将我送入看守所的手续。

    看守所位于城市郊区以北的位置,占地面积大概在二十来亩地。在所长黑脸大汉的陪同下,我被送进了这个打碎人尊严和梦想的地方。

    我虽未进过看守所,但在皖中那个地宫里头跟张三聊天的时候,也曾听他说过这里边的事情,他说进入监房之前,必须要接受检查,将穿戴的衣服上扣子、拉链、腰带、鞋带,包托一切硬质的东西全部剪掉,目的是防止羁押人员自杀或袭击他人。

    其次,进入监房会被所谓的老大欺负,或者是被同监房的其他人教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