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风水秘录 > 第55章: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剑害人,在普通人的眼里,也许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上,它的确是害的张大爷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这就是《鲁班经》中的黑巫术,俗称木工厌胜。

    这柄木剑的原理,跟我放在李富贵老丈人家的那个木偶性质有些相似,只不过一个是令人家破人亡,断子绝孙,另一个是唬人的把戏,不足以伤人性命。

    不过让我感到有些困惑的是这个施展黑巫术的木匠到底是谁,他跟张大爷又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非要令他家破人亡才甘心。

    随后,我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一下这个木匠的来历,谁知道这一问,张大爷尚未搭话,先前那个颇有威望的老人却是反应了过来,直接说,小道长,这老张家,平日为人和善,从未与人结怨,这木匠为啥要害他呢?

    老人这句话也是张大爷迫切想知道的原因,他话音未了,张大爷急急巴巴的说,他……他为什么害我们家呢?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自己想想,有没有得罪过他?

    张大爷听我这么一说,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没有啊,我好酒好菜的供着,也没少他工钱……说话间,他原本疑惑的表情,忽然间为之一变,再次念叨了一句,好酒好菜,好酒好菜。

    两句之后,他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看着张大爷一惊一乍的样子,我不禁有些疑惑,而这时,张大爷的叫骂声却传了过来,这个挨千刀的朱羽凡,老子跟你拼了。

    话音一落,他冲进厨房,摸出一把菜刀,连在一旁吓的哇哇大哭的孙子也浑然不顾,便往门外跑去。

    众人一见,连忙将他拉了回来,一番劝慰之后,张大爷道出其中缘由。

    原来,那个木匠姓朱,是距离此地二十里开外的朱家庄人,祖上便是木匠,到他这里已经是第七代了。由于手艺精湛,价格也不贵,所以方圆百里,但凡有人造房子,打家具都会请他回家做活。

    不过,此人有一个特殊嗜好,那就是喜欢吃动物的内脏,特别是君,君是我们老家的土话,学名叫胗,喜欢吃武汉鸭脖子的朋友应该胗,鸭子的叫鸭胗,鸡叫鸡胗。

    据说,曾经有一户人家造房子,每次杀牲口的时候,都会将胗留下腌制,而这个陈师傅见饭桌上没有胗,也没有生气。就这样,几个月后,房子盖好了,结算完工钱之后,家主将腌制的胗全数取出,说,朱师傅,我知道你喜欢吃胗,特意帮你腌制好了,你带回去慢慢吃吧。

    朱师傅看着一大串腌制好的胗,满脸愧疚之色,猛的一拍脑袋,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对了,我刚刚想起来上梁的那天我一把凿子丢在上面。话一说完,他搬来一个梯子,从横梁上取下藏了许久的凿子。

    从那以后,他喜爱胗,瑕疵必报的性子传开了,但凡找他做活的人家,每次杀牲口时,都会主动的将胗给他留着,以免遭到他的报复。

    无独有偶,张大爷的儿子也喜欢胗。虽然他也曾听说过朱师傅的事迹,但在这个崇尚科学的年代,他压根不信,再加上在大城市呆的久了,所以他并没有把这当作一回事,每每杀牲口吃饭的时,他都抢先将胗夹到碗里。

    张大爷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而我则是有些无语,我原以为定是张大爷家中之人得罪了那位木匠,却没有想到那个木匠只因口腹之欲,怒而杀人。

    按照我以往的性格,遇到这种败类,定会出手惩戒一番,可现下我却有些犹豫了,一来,我有要事在身,无暇顾及其他。二来,对方姓朱,我怀疑他是朱破头的后人。

    说起朱前辈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他在皖南,皖中等地留下的遗迹:燕子地,雁鹅地,牯牛地,蛇蝎洼,鲢鱼地。

    牯牛地地距离太远,我没有去实地看过,但燕子地,雁鹅地,蛇蝎洼,我去了不止一次,每每看到前辈高人的手笔,我不禁叹为观止。

    据说燕子地是一个风水宝地,属于一个陈姓的大户,当时朱破头前往这家讨口水喝的时候,遭到这户人家的驱赶,于是便用石头堆砌成一个蟒蛇,名曰蛇吞燕雀,自从这个风水宝地便彻底毁了。

    而雁鹅地更是风水宝地中的极品,传闻雁鹅翅膀一挥,便有一个人走出穷山沟。事实上的确如此,在雁鹅地所在的村子,历代以来出过不少人,有当官的,经商的,搞科研的,赴美留学的。直到现在隔壁村的村民们在说到孩子读书方面,还会说,不能跟他们村里比,他们是雁鹅地,出人才。

    就这样一个出人才的宝地,被朱破头挖了一个池塘,池塘是弓,塘口是箭,挖开塘口,便是拉弓放箭,短短数载,雁鹅地报废了。

    要说燕子地,雁鹅地被毁十分可惜,那么牯牛地就更令人发指,听这个村的老人们讲,在牯牛地未被破坏以前,这个村子威慑一方,无论男女均是孔武有力,可赤手与猛虎搏斗,就连土匪们也不敢光顾这个村落,由此可见民风彪悍到何种程度。

    说起打虎很多人肯定想起了武松,李逵,但那毕竟是小说,真实性有待考证。而牯牛地这个村子却真实上演了一副打虎亲兄弟的场景,据一位百龄老人讲,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哥哥徐文进山打猎,天快黑了还没回家,弟弟徐武拿着钢叉便去找他,结果发现哥哥被一只老虎扑倒在地,于是徐武便抓住老虎的尾巴,轮了几圈,砸死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

    就这样一个出猛人的牯牛地,被朱破头挖走了两个卵蛋,破了风水。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还是蛇蝎洼,这是一个最有可能化为龙穴的宝地。按照堪舆中的说法,宝地有灵,一个地穴形成需要百年,千年,甚至万年的时间,毁之不祥,有伤天和。但,依旧是被朱破头弄了三个土堆,俗称七寸长钉,钉死在地面,即便到了如今,每到阴天的时候,蛇蝎洼腾起阵阵浓烟,那是蛇蝎在挣扎,在反抗。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来形容朱破头朱前辈,我觉得用传奇二字,最为确切。他生的怪异,死的蹊跷,就连至今皖中,皖南等地依旧流传着他神奇般的传说。

    听老人们讲,他由于生前作恶多端,在临死的时候,却算准了自己有一大劫,于是吩咐儿子准备两副棺材,一副铜的,一副铁的,并已在叮嘱要将铜棺材放在下面,铁棺材放在上面。

    他的本意是让儿子将自己的尸身放在铁棺材里,然后将铁棺材放在铜棺材下面,但他了解这个儿子,因为这厮打小就跟他反着来,你让他向东,他偏偏往西,你让他撵鸡,他去追狗,总之一句话,只要是朱破头说的,他统统不听,一切反过来弄。

    结果,这一次,他却算错了。没想到忤逆一辈子的儿子,竟然在他临终前,却是异常听话,不但按照他的吩咐,将尸体放在了铜棺材里头,而且还将铜棺材放在了最上边。

    在下葬的那一天,天降雷霆之怒,他的棺材顿时被天空雷霆凝聚的大手破开,而尸体也被抛进了俺们村的黄塘。这是我爷爷的爷爷亲眼所见,所以我丝毫不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现下,见了这个姓朱的木匠作风跟朱破头,朱老前辈有些相似,再加上他姓朱,我那点管闲事的念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不认为自己仅仅学了几年的道术,就可以对付昔日令人闻风丧胆的朱老先生的后人。

    再者来说,我也并非是那些自喻除魔卫道,暗地里却干着见不的勾当的正道人士。所以,我决定就此撒手不管,反正这个法术已经破了,张大爷的孙女已是再无性命之忧,追不追究那个朱木匠的责任就不是我的事了。

    就在这时,忽然从门外又走进来十多个看热闹的人,我简单的扫了一眼,却意外的发现里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李富贵的老丈母娘。

    看到这个情形,我心中暗暗窃喜,但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手将木剑往口袋中一塞,然后对着张大爷说,老大爷,法术破了,孩子没事了,你放心吧。

    张大爷一听孩子没事,当即大喜,连声称谢。可转移间,脸色为之一变,立时表露出一副忧心忡忡样子。

    “道长,需要多少钱,你说个数,不够我去凑。”这是张大爷犹豫许久之后,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办事拿钱,自古便是如此,即便他是一个普通的山野村夫,也知道这个肤浅的道理。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无数道目光全部聚集在我的身上,很显然在场的众人都十分好奇,我破了法术会开口要多少钱。

    我见目的业已达到,自然不会在乎那点钱,随即装模作样的一摆手,说,算了,你这么大年纪带个孩子也不容易,不用给钱了。

    不要钱!现场的众人目瞪口呆。

    片刻之后,议论声纷纷响起:“看看,这才是高人,视金钱如粪土。”

    “这还用说嘛,这道长是有真本事的,当然不是那些骗钱的人能够比的。”

    ……

    听着众人的褒奖,我心知目的业已达到。随即将目光转移到李富贵老丈人和老丈母娘的身上,这是一对年过六旬的老人,长相极为普通,穿着也十分寒酸,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山民。

    我在看他,他们同样在看我,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钟后,我故作神秘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