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风水秘录 > 第23章:师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魏不见了!

    得到这个消息,我几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一想起来这些天来回奔波所遭受的委屈,苦难,甚至昧着良心,不顾师门戒律,损阴德的危险,拿到这十万块钱,啊魏却不见了,我心乱如麻,恨不得将这王三运给活活的掐死。

    老神棍看我表露出一副暴走的迹象,连忙将我死死的按住,转头狠狠的瞪了王三运一眼,说,东西卖给谁了?有没有这个人的联系方式?

    王三运吓的连连点头说有,随后他从房间的抽屉里翻出一张名片,一张镀金的名片。看到这个名片,我就知道,这又是一个有钱的住,想用钱去购买肯定是不行了。

    一切果然如我猜想的一般,将名片拿到手里一看,我顿时被上面的一组头衔惊呆了,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古玩协会会员,周易研究会会员,某某集团名誉会长,最后是一个古玩店的地址。

    看到这个情形,我心如死灰,我知道想在这个人手中拿到啊魏难比登天。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放弃,师傅曾经说过,这个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只有下不了决心的人。为了啊魏我决定豁出去了,无论是强取豪夺,还是坑蒙拐骗偷,只要能够拿到啊魏,救回师傅,我在所不惜,那怕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打定注意后,我跟老神棍道了个别,然后回到了道人洞,换上了便装,再买了一张去蚌埠的车票。到了蚌埠,已是晚上八点钟了,考虑到这个时候去打扰对方有可能会引起他的反感,于是我在火车站附近随便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

    躺在柔软的床垫上,我拿着王三运给我的那个名片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忽然从隔壁传来两个女人的说话声,我本来就难以入睡,再被她们说话声一吵,更是睡意全无。

    我愤怒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准备用拳头在木板隔的墙上砸它几下,提醒对方不要影响我休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名字传到了我的耳中,吴立群。

    我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镀金的名片上吴立群三个字,可转念一想,觉得是我多心了,这天下间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有这等巧合。

    巧合这东西那可是比认错人,上错床,还狗屎的玩意,我是压根不信。不过呢,我也没有急于去打扰对方,我想听听她们到底在说些个什么?

    我爬到床边,将耳朵贴在墙上,这下听的清楚了许多。我听到其中一个女的说,师姐,你说这吴立群倘若不肯将那东西卖给我们怎么办?

    听到这里我也十分好奇,好奇这吴立群到底有什么东西被这两个女人看中了。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又将耳朵贴近了墙壁几分,那位被称作是师姐的女人哼了一声,说,不肯?有什么不肯的,他一个卖古董的普通人,留着我苗族先辈养蛊的器皿有什么用处,弄不好还会带来杀身之祸,最多明日加些钱罢了,倘若执意不肯,再做打算,睡吧。

    说到这里,房间内的声音戛然而止,许久之后都没有动静。而我却有些担心了,通过刚才两人的谈话,我有八成的把握,她们口中的那个吴立群和我要找的那个古董商人为同一人。

    得到这样的结果我有些担心,我害怕两个苗族的女人对他不利,但我却不敢去阻止她们。因为师傅曾经告诫过我,不要招惹降头师,和苗族的女人,他说特别是苗族的女人,她们对于男人绝对不会心慈手软,那怕是自己最为深爱的男人亦是如此。他还举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我的师叔云龙子道长,他就是因为招惹了一个苗族的女人,被她下了情蛊,囚禁在蛮荒之地六十年,整整六十年。

    一想到师叔的下场,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结果却是坏了,我的脑袋一不小心磕到了墙上。几乎是同一时间,从隔壁传来一声厉喝,谁?是谁在偷听我们说话?

    听着对方声音中传来的冷意,我下意识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句,说,没,我什么都没有听到。这话一出口,我恨不得甩上自己一个耳光,这那里是辩解,分明是此地无银的表现。

    就在我暗暗自责的时候,门响了,听着有节奏而带有威胁的敲门声,我有些害怕,想逃,可是打开窗户,却发现外面安有防盗窗。看着这种情形,我脑子里忽然浮现出几个大字,瓮中捉鳖,关门打狗。

    当然,我不是鳖,也不是狗,就算是狗,我也不敢来个狗急跳墙,因为对蛊那玩意,我是深深的恐惧,我这人打小就胆子就不大,莫要说面对的是神秘的蛊,就算是普通的蝎子,蜈蚣,我瞅上一眼,也觉得头皮发麻。

    门外的两个姑娘,看我执意不肯开门,冷哼一声,说,不开门就以为我们进不去了是么?

    声音一落,我只觉眼前一花,房间忽然多了两个人,两个身着苗服,长相极为漂亮的女人,一个长发披肩,约莫二十来岁,另一个短发齐耳,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

    看到她们忽然出现在房间内,我微微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完好无损的房门,顿时想起了师门的一种法术,随即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七门真甲,墙门?

    墙门也就是穿墙之术,看到这两个小姑娘能够穿墙入室,我有些不敢相信,甚至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但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不信。更何况,这七门真甲,还是我师门的绝学,我虽不懂得修炼方法,可我敢肯定这就是七门真甲这门法术。

    而且这两个姑娘,跟我那个六十年未见的师叔,肯定有种某种关系。是师徒,还是后人,我不敢妄自揣测,但有一点,我敢肯定,那就是七门真甲这个法术一定是师叔传给他们的。因为师傅说过,普天之下,懂七门真甲的只有我师叔一人。

    原本两个还洋洋得意的小姑娘,看我叫破了七门真甲这个法术,顿时呆立当场。我本想着,她们肯定会问我的来历,结果那个短发齐耳的小姑娘清醒过来后,二话没说右手便是一扬,长发披肩的姑娘连忙出言阻止,叫了一声且慢。可她依旧是慢了一步,只见那道绿光从那小姑娘的袖中一闪,冲我直袭而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往后躲闪,可那道绿光却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我逃到哪里,它便追到哪里。就在我避无可避的时候,那长发披肩的姑娘冲到我的面前,伸出洁白的右手,微微一握,便将那道绿光捧在了掌心。

    这个时候,我才看到这道绿光的庐山真面目。它长的像苍蝇,不过个头比苍蝇大,而且长了四个翅膀。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但估摸着也是蛊的一种。

    长发披肩的姑娘将那道绿光还给了旁边的那位姑娘,然后往旁边的床上一坐,笑吟吟的看着我说,这位小哥,既然你能叫出七门真甲的名字,想必是纯阳子师伯的弟子吧?

    听她说出师傅的名号,并称呼师傅为师伯,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心想,特么的,这两个小皮娘,吓老子一跳,呆会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我这边刚想着怎么整治这两个小皮娘,结果短发齐耳的那个姑娘就扯着她的师姐,说,师姐,这人眼神游离不定,眼白有痣,定是在想着什么龌龊的事情,咱们合力把他宰了吧。

    我一听这小姑娘说要将我宰了,顿时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长发披肩的姑娘就从床上站了起来。我以为她要动手,连忙将旁边的一个装满开水的暖瓶拿在手里,说,别……过来,别过来,否则我不客气了。

    短发齐耳的那个小姑娘看我拿着个暖瓶找她拼命,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笑的跌倒在床上,不停的打滚。她那位师姐,长发披肩的姑娘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说,师兄别误会,我们对你没有恶意,我这小师妹本性不坏,喜欢开玩笑,你别当真。

    她说的不似作假,但我却还是不敢松懈,毕竟我刚刚听到了她们说要杀人,保不住会被灭口。

    长发披肩的姑娘看我没有依旧是一脸警惕的样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躺在床上毫无淑女形象的小姑娘,说,你这死丫头,看把师兄吓的,还不起来给师兄赔礼。说着,她伸手在小姑娘的翘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短发齐耳的小姑娘从床上爬了起来,厥着个嘴,小声的嘟噜了一句,说,没见到师兄的时候,说要把他那恶心的东西割下来喂狗,可见了面,缺处处维护他,哼,典型的见色忘友的家伙。

    小姑娘的这番话真可谓是石破天惊,听的我是冷汗直流,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跟这个长发披肩的姑娘连见都没见过一面,她为啥会起了将我阉掉喂狗的念头。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忽然感觉身下一冷,双腿不由的夹了起来。

    这个动作落在了短发齐耳的小姑娘眼里,她乐的双手击打着床垫,哈哈大笑。而那位大师姐长发披肩的姑娘却是恼羞成怒,她先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一脸羞涩的拉开门,冲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