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麻衣神相 > 第三七三章 诡屋人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的一腔怒气,登时化作满脸诧色!

    李朝先在屋子里供奉着这么一尊瓷俑,是做什么?

    不是说有大师给他贴了一道符吗?

    骗我?

    可这,这瓷俑又是个什么东西?

    看它的形容,不男不女,看它的身量,不大不小。浑身上下都是白釉,密密实实,温润如玉,只唇上涂脂,两颊殷红,双目发青,头上一抹乌云顶,似髻非髻,似辫非辫,更不知是何时人物的打扮,也想不出是何方神祇的模样!

    瓷俑座下的几案上摆着两根又粗又长的白色蜡烛,黄色的火焰一窜一窜,正无声无息的燃烧着。

    蜡烛中间是一尊古铜铸就的香炉,八炷香两前两后四中,怪异的插在香灰中,红光一闪一烁,徐徐消耗。

    烟雾缭绕中,那瓷俑仿佛活过来了似的,嘴角似笑非笑,眼中异光流露,溢出直勾勾的神采来,我与它四目相对,便觉周身一紧,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攥住了整个人似的,气血凝滞,毛骨悚然!

    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响也没有,我所能听到的,只是江灵的呼吸声。但这声音愈发衬托的屋子静谧瘆人。

    历经这么多次生死存亡,我早已经是胆大包天,但此时此刻,我竟感觉浑身上下寒毛乍起,脊背上已经隐隐溢出无数冷汗!

    “啊呀!”

    江灵突然间叫了一声,吓得我猛一哆嗦,忙扭头去看她,但是你目光一扫,无意间我却瞥见这间屋子的屋门关上了!

    之前被我一脚踹开的屋门,此时此刻正紧紧的掩着!不,是扣着!

    什么时候的事儿?

    以我现在的听觉、感觉,竟没有任何感应,它是什么时候关上的,我一无所知!

    这太可怕了,我的脸色不由得变了。

    深沉而厚重的窗帘将屋子唯一的窗户捂得严严实实,就连最纤细、最微弱的光芒也投射不进来,除了那两根白色的蜡烛和灰色的香带来的火色,再没有任何光亮可以给这间诡异的屋子增加生气。

    几乎没有任何流通的空气压抑在这屋子里,一呼一吸都让人觉得沉闷难受。

    我正想过去看看那门,江灵却一把抓住我的手,一边摇晃,一边用另一只手指向前方,道:“元方哥你看,你快看……”

    我只觉江灵的手异常冰凉,诧异地扭过头去,道:“看什么?”

    “血馒头!”江灵惊恐的嚷道:“这瓷像面前供奉的是血馒头!”

    我急忙扭头,这才发现那香炉后面还摆着一张盘子,盘子上盛着两个拳头大小的黑红色东西。

    之前,我还没来得急留意这东西,现在打眼一看,也吓了一跳,是血么?

    我以相味之术仔细一嗅,那气息,竟然真的是血腥味道!

    却不知是人血还是牲畜的血。

    话说回来,不管是人血还是牲畜血,我也从未听说过有哪路神仙是要受人供奉血馒头的。

    江灵道:“元方哥,我有点紧张,这屋子里的气氛太怪了!郑所长他们这么长时间怎么也不进来?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还有,这个桌子上摆的是什么神圣的像啊?”

    江灵是何等样人,茅山双姝!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她说紧张,第一次看到她面有惧色。

    “灵儿别怕,有我在呢,没人也没东西能伤到你。”我虽然也心中没底,可还是安慰她道:“让我仔细瞧瞧这瓷俑的底细。”

    江灵点头道:“嗯,我也不是怕,就是奇怪,没见过这种样子的瓷俑呢……”

    我稍稍一定神,灵眼急开,瞥向那瓷俑,但见一股黑气浓烟似的咕咕上冒,其中竟似有无数人影来来往往,幻象似的一闪而逝。

    “淫祠邪神!尽是邪气!”我心中一凛,继而恶狠狠骂道:“这个李朝先供奉这么一个玩意儿,真是往死里作!”

    江灵瞪着眼道:“这个邪神直勾勾的看人,真不舒服,要不,我去给它贴个符吧?”

    我想了想,点头道:“灵儿,你先用辟邪符给它糊住,然后我把它搬出去砸碎了!”

    江灵应了一声,兴奋的捏了捏指头,然后纤手轻探,夹着一张符纸,上前便往那瓷俑脸上贴去,我则扭头想要去拽那诡异关上的屋门。

    但是我的手刚刚碰到门把手,还未用力拉动,忽听见身后一声异响,如重物扑地,便扭头去看,竟是江灵无声无息的瘫倒在地!

    “哎!”

    我大吃一惊,急忙赶过去,俯身将江灵的身子托起来歪在我怀里,这一托,我便能感觉到江灵浑身软绵绵的,似乎是一点力气也用不上!

    再摸她的手,一片冰凉更甚之前,俏脸上也是苍白的毫无血色!我惊惧交加,使劲儿摇晃着她的肩膀,喊道:“灵儿!灵儿!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江灵紧紧闭着一双眼,牙齿也死死扣在一起,既不醒转,更无声音,我着急忙慌的去探她的鼻息,还有,虽然微弱,但是却没断掉,我的心这才稍稍镇定,又赶紧伸手去掐她的人中,掐了半天,却还是不醒。

    到底是怎么弄的!

    我又急又气又惊又怒又疑又惧!逡巡四顾,只见屋子里一如之前,静谧而诡异,蜡烛上的火焰还在安静的燃烧着,那八炷香也一明一暗,积存着灰烬,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

    可江灵怎么会突然晕死过去?

    刹那间,一种极其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感觉,就像是一只羊误打误撞钻进了狼群的包围圈里似的,又像是一个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走进了空无一人、深不见底的胡同里。

    心相,这是极其不妙的感觉。

    在遇见奎子的那一刻,我还以为这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事,觉得只要救醒了奎子,找到了伤人的变尸,解决了就万事大吉,却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越深入,竟然越深不可测!

    自大何庄起,上金鸡岭,入老公馆,下轩辕地宫,两去殡仪馆,辗转伏牛山,纵横西峡,跌宕天曼,激战仙枯蝠洞前后!归来后又两番鏖战陈家村、观音庙,自忖也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窥书入相兴法悟道,败敌破术驱凶灭祟,剪除异物邪兽,披露阴谋阳谋,看透咒禁奇科,连开四大目法,无论庙堂还是江湖,虽时有波折,但还是一路乘风破浪,快意恩仇!不知不觉间也存了傲意,可熟料,今日竟似要小阴沟里翻大船了!

    不,不,不能这么想……

    我深吸一口气,暗自念叨:这次是人生地不熟,做事略微有些孟浪浮躁了,但还没有翻船,必须要摄定心神,稳住阵脚!

    “嗤!”

    我正在懊恼,一丝轻微的响声骤然传出,把我激的浑身一抖。忙循声去瞧时,我赫然看见江灵手上的明黄色符纸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漆黑如墨!

    我伸手去摸那符纸,一碰之下,那符纸竟散落成灰!

    这……

    我从未遇见过这种诡异而恐怖的局面,你还不知道对手在哪里,便先落了下风,甚至连自己人都悄然折了。

    到底是谁伤了江灵,毁了符纸?

    为什么我的耳、目、口、鼻、身、心六意全无反应?

    难道就是那个瓷俑?

    我抬头看它,它还是静静的被笼罩在袅袅的烟雾之中,只是那笑意仿佛更浓了,眼睛也似乎更活了。

    “吧嗒……”

    一声似是水珠滴落的响动传来,我的心猛然一揪,凝神细听时,屋子里却又静的瘆人。

    “吧嗒……”

    正当我在怀疑自己是否因为紧张而出现了幻听时,却又是一声响动传来!

    这次听清了!

    我猛地把目光投向那盛着血馒头的盘子,只见盘子里的血馒头湿漉漉的,似乎是被水给浸透了!

    可刚才它们还是干的,又是从哪里来的水浸湿它们?

    我往上一瞥,但见瓷俑嘴角处,一点晶莹剔透,正缓缓滑落,片刻间脱离瓷俑下颌,嗖的滴入盘中,发出“吧嗒”的一声。

    “是瓷俑在流口水?”我骇然的张大了嘴,心中暗忖,难道它是活的?是什么活着的邪物伪装的?

    慧眼!

    我双目圆睁,瞪视那瓷俑,如此一相神,我便发现有无数荧光在瓷俑周身晶晶闪烁,仿佛是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团聚一堆在腾跃环绕。

    是魂力!

    我心中一凛,顿时振奋精神,好哇,果然不是个寻常瓷像,居然有残魂暗藏身上!

    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有多大的道行!

    我挺身一起,本想上去将这瓷俑推倒打碎,可又是一顿,我不敢放下江灵在地上,万一再出什么意外呢?

    心思急转之间,我灵机一动,便把轩辕八宝鉴拿了出来,对着那瓷俑照去。

    但是这一照,那瓷俑座下竟然咕嘟嘟的往外冒出黑雾,风卷残云般涌入轩辕宝鉴的镜面里!

    我急忙翻回镜子去看,只见镜面早已经是浑然发黑,结下一层厚厚的黑垢,如同涂漆!

    好厉害!

    我倒抽一口冷气,连忙把轩辕宝鉴收了起来,这瓷俑的祟气竟一重如斯!轩辕宝鉴根本无法全部吸收!

    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