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麻衣神相 > 第二八一章 魇镇符柱

第二八一章 魇镇符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血鬼河童目光炯炯有神,一边说,一边在他所谓的“阳枢”位置上画了一个叉,作为标记。

    标记做完,血鬼河童又跳进河里,巴巴地游了过来。

    刚跳上岸,陈弘仁已带着七、八个族丁金二、金六、木二、水三、水七、土八和火四、火五,纷纷扛着铁锨、铁铲、铁耙、锄头等工具风风火火地赶来,未及到前,陈弘仁便道:“大哥,元方,我特意多叫了几个人来!”

    待看见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娃娃光着身子在河岸上跑来跑去,不由得各个瞪眼,陈弘仁惊声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血鬼河童立即反唇相讥道:“小爷是人!你是个什么东西?”

    陈弘仁瞠目结舌,看着我道:“就这么一丁点也算人?还会说话?”

    我“嗯”了一声,为了不引起陈弘仁的疑虑,便道:“这是个打小练习童子功的,别看身子小,其实已经有二十来年的功力,因走火入魔才变成了这模样。我之前在伏牛山里认识的。”

    陈弘仁“啧啧”叹道:“可见这世上奇人异事真是多如牛毛,童子功练成婴儿功,也还不错,返老还童了嘛!”

    金二等四人看着血鬼河童也都咋舌不已,金二因笑道:“别看人小,却是籽儿饱。”

    土八也问道:“不知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小兄弟?”我愣了一下,才恍然想起来土八口里的“小兄弟”就是指血鬼河童。血鬼河童猛然间被土八称作“小兄弟”,又问名字,也变了呆呆的样子,我暗觉好笑,只强忍着,江灵却是忍俊不禁,捂着嘴不出声,老爸也看我,我干咳两声,道:“嗯,这位小兄弟姓谢,叫童童。”

    江灵本来就已知道这娃娃是血鬼河童,又听我胡诌出这么一个名字来,笑得更甚,只苦不好出声,憋得眼泪横流。

    老爸眼睛眨了眨,也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血鬼河童呆了片刻,然后点着小脑袋道:“对,我叫谢……童童。”

    我接着道:“童童道行很高,这次来就是帮着我找八煞阵的掩埋之地,现在也差不多找出来了。”

    陈弘仁吃惊道:“这么快?”

    童童便又把之前说的话重新给陈弘仁等讲了一遍,最后道:“在这八处,深挖三尺,便能见到东西。”

    陈弘仁怔道:“阴枢、阳枢?直径?画圆?圆周上依次八处?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说罢,陈弘仁就看我。

    我略一沉吟,道:“其实也容易,就当是太极八卦图,阴枢为黑点,阳枢为白点,圆周上八处,就按着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方位去定,只是将八卦图掉转了九十度而已。我说的对不对?”最后一句是问童童。

    童童笑道:“就是这!主——您真聪明!”

    我微微一笑,又对陈弘仁、金二等人道:“阴枢、阳枢已经被童童做了标记,你们就按我刚才所说,找到八个方位,然后开挖!”

    老爸道:“我约摸着想了想,河水应该是从震位、兑位过去的,这两处挨着河水太近,他们去挖,会有危险。”

    我点头道:“我已经想好,八煞阵虽然有八处掩埋地,但只要挖了一处,八煞阵就破了,八煞阵一破,魇魅血局便没什么用处,也再害不了人。我和灵儿先捡最远的挖,乾位或坤位都成。”

    说罢,我看好位置,让童童将八处掩埋地都标记了出来,然后我取过一柄靶子,江灵拿过一柄铁锨,先找西南角的一处挖。

    在那地段甫一站定,我便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毕竟是在河岸七丈之内,魇魅血局的威力不可小觑,我用了全副精神,调动所有魂力,保住心头澄明,然后开始动手。

    我用耙子翻土,江灵用铁锨把土给挖走,河边的土本就不实,我又下了死力,江灵也气韵悠长,挖了没多大功夫,便有一股祟气直冲脑门,激的我法眼乍开。

    童童本来是在一旁观望,此时便叫道:“是了!已经挖到骨灰了!”

    我定睛一看,见那沙土虽黑湿,却另有一抹暗红之色,仔细辨认,又另有些许朦灰色,不用想,一定是元化的血混着阴命女子的骨灰而成!

    “把这些土起出来!”

    我取过一把铲子,和江灵奋力将那混着血的骨灰连泥带土含沙一并挖了出来,摞成一大堆在坑旁。

    我怕坑里的骨灰没被挖尽,又举着耙子,奋力往下一锄,只听“铿”的一声闷响,震得我手软筋麻,耙子竟碰到了硬东西!

    “怎么了?”老爸在不远处问道。

    “没事。好像碰到了石头。”

    童童道:“不是石头,是归拢骨灰祟气,引发八煞阵,勾连血局的‘魇镇符柱石’!”

    我吃了一惊:“那是个什么东西?”

    童童道:“您往下再挖挖就知道了。”

    我因而又往下搂了搂土,片刻间,一个米白色的三角柱石头已经露出棱角来。

    我取过铲子,往下又铲了一尺多深,才将那三角柱石头周边的土完全清走,然后我俯下身子,两手提着那石柱,往上拔出,丢在地上。

    说来也怪,魇镇符柱石刚被我取出来,那堆混着血、混着骨灰的土堆上“嗖”的腾起一阵乌烟瘴气,往上便走,但也只升腾了两三丈高,便笼在空中不动,如一团薄雾似的。

    我心中诧异,仰着头只管看,江灵却不知所以然,道:“你看什么呢?这石柱上有内容!”

    我这才明白,那乌烟瘴气乃是八煞阵中聚集的祟气,我法眼看的清晰,江灵的肉眼却是看不见的。

    而这时候,先前入血局,所隐约遭受的不舒服感觉全然消失不见!

    河边荡着凉风,吹得我头脑清醒,遍体凉爽!

    至此,我已知道,八煞阵残了!魇魅血局毁了!

    心头一阵雀跃,只是又有一丝不安,因为那乌烟瘴气虽然从骨灰里散了,却还是笼罩在空中,风吹不走,自己又淡不开,却不知是何缘故。

    想了片刻,见童童和江灵都凑在魇镇符柱石上看,我便也把目光扫了过去。

    那是一个一尺来高的米白色三角柱体石,石柱的三个侧面都密密麻麻刻着一些篆体字,除了篆体字,三角柱上还刻了一些符咒,我仔细地看了半天,茫然不解,这咒之术语专属山门、命门两脉,《义山公录》所载有限,江灵出自茅山,茅山是山门、命门两脉玄术的集大成者,因此我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她。

    我刚看她,她便已抬头说道:“是魇镇咒语!”

    “怎讲?”

    江灵道:“简单来说,就是以符咒之力,改变风水格局,强造阴地,压制祟气!”

    我知道,改变风水格局的方法有很多,在大的环境比如说山川河流土地上,可以通过凿山、改流、植树、挖坑等方法改变,在小的环境比如说公园大楼宅院房间里,可以通过移木、改梁、换柱等方法改变,改变风水的目的一般是将凶地或不是特别好的环境改造成吉地或让其风水更好。

    但这魇镇符柱石则是以设定若干器具来固定一个环境内的风水,使之成为一个封闭的空间,不与外界流通,单单聚拢发散祟气,乃是死局!

    八个魇镇符柱石之间,相互勾扯,营造出的八煞阵里的祟气自然异常可观!

    我问童童道:“这个魇镇符柱石该怎么毁掉?”

    童童茫然地摇了摇头。

    江灵道:“先把这些东西都起出来再说。”

    我点了点头,对陈弘仁等喊道:“诸位叔伯,魇魅血局破了,剩余七个位置就交给你们了,务必要挖出和这一样的石头来!”

    陈弘仁等人听见血局已经破了,欣然欢呼,然后连着老爸,十人分做七处,有在东岸,有浮水过去西岸,纷纷开挖,一时间,金石撞击之音此起彼伏,湿土泥沙越堆越高。

    这十人,都是年富力强者,不多时,另外七个魇镇符柱石已经全部被挖了出来,堆在两岸。

    而空中也已经又升腾起了七股乌烟瘴气,和我这边的一股,分作八方,恰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方位,八团雾似的笼罩空中,我心中的不安愈发明显!

    “咕哇!咕哇!”

    一声怪叫突如其来,我心头一颤,猛地循声望去,只见西北方,一群黄腥眼、黑漆羽、狸猫头、秃鹫身的怪物飞速赶来!

    邪气纵横,黑烟缭绕,正是鬼鸮!

    鬼鸮之后,又是“呼呼”一群,“吱吱”乱叫,却是鬼蝙蝠追袭而来!

    “那是什么东西?”

    陈弘仁等见到鬼鸮,一个个都惊愕不已,抬头仰望,那些鬼鸮既不理会身后的鬼蝙蝠,又不理会地上的我们,而是飞到八股乌烟瘴气处,一个个停了下来,恰好是八只!

    它们停下来要做什么?

    只见它们一个个都张开大嘴,黄腥的眼睛充满兴奋,邪恶无比,而那八股乌烟瘴气蓦然间竟往它们嘴里钻去!

    我瞬间醒悟,它们是在吸收那骨灰里腾出来的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