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阴阳诡道人 > 第二章 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抬起头看了看,白云观现在人已经不那么多了,我把烟头掐灭,决定进去看看能不能碰到得道的高人,能给我说出点什么来最好,尤其是佘祖那个梦。我也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那个梦似乎很重要一样。

    白云观在北京属于老道观了,很多人都说非常灵验,来来回回的香客总是络绎不绝,我先去拜了三清,又去拜了药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东拐西绕的有点迷路,然后就看到一个道士正在扫地,那道士应该份位不高,于是我走过去,那道士见我,只是低头说了一句:“无量天尊!”

    我也回了一句道号,便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比较厉害的法师?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所以想请法师指点一下。”

    因为香客已经渐少,那道士抬起头看了看我,我这才发现,他看上已经很苍老了,皱纹多的感觉像是九十岁了。佝偻着后背,扫地也是一下一下的,但是却平稳有力。

    那道士看了看我摇摇头,忽然说道:“庄周梦蝶,南柯一梦!您请回吧。”

    我莫名其妙的看了那道士一眼,他又说了一句:“无量天尊。”然后竟然不在理我,转身就走?这是什么情况?我有点不高兴,我不是来找“道童”的。这家伙只是个扫地的,应该份位不高。

    要知道道家和佛家还不一样,寺庙里面一般年龄大了都会智慧通融,可是在道教里面,如果悟不到那种境界,可能百八十岁还是个道童。当然这个所谓的“童”不是指年龄,而是指在道之一途的领悟上面。和孩子一样。

    我一边沿着小路走,一边又琢磨起了他的话,所谓的“庄周梦蝶,南柯一梦”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这人是在讽刺我想要见法师是做梦?

    在道观里面,被称作法师的通常都是精通经戒、主持斋仪,度人入道,堪为众范的道士,才会被称为法师。精通道法,能养生教化,为人师表者叫法师。他是在嘲讽我吗?正想着,忽然感觉身子一歪,撞到了一个人,我连忙说道:“抱歉抱歉!”刚才想事情太专心了没看路,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脸!

    被我撞到那人小眼睛,高鼻梁,脸膛黝黑!看着不像好人似的!可是下一秒我总有种莫名的熟悉!好像这个人在哪见过?那人也在打量我,下一秒咧嘴一笑:“小哥儿,咱是不是在哪见过?”

    这个点一般也没什么香客了,显然这个人也不是来参观的!不过我又不是什么美女?用这种方式搭讪我?除非他是真的和我感觉一样,觉得对方面熟!我也只是笑笑装了次b,说:“道观里面遇到的,可能是有缘吧?”

    不过这家伙似乎很自来熟的样子,直接说道:“不对,我是真的看你面熟,哎对了兄弟,我叫疯子,你叫什么?”

    我翻了个白眼,就这么一会儿,已经从“小哥儿”变成“兄弟”了,不过转念一想,也许这人不是个香客,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呢?现在的道观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们在道观就跟上班一样,道袍就是工作服,到了点就换下去了!

    我还是惦记着找人给我看看,没准眼前的人能帮上我也说不定,于是我说道:“我叫方贤!对了,我想请问一下,咱这个道观里面,我想见一见法师问些事儿,你知道怎么才能见到吗?”

    疯子面色奇怪的看着我,又抬起头看了看我刚走出来的那个小院,忽然凑近我低声说道:“您也没见到孟老啊?”

    我奇怪的看着他:“什么孟老?”

    疯子一副“不用瞒我,我了解”的样子说道:“来这里可不就是为了见见孟老吗?咱都是一个目的,我懂。”

    这家伙给我搞的一头雾水,我刚想说什么,疯子就很熟一样,一把搂过我的肩膀,我这个人是非常排斥别人近距离接触的,尤其的不熟悉的人,对,不熟悉的男人!可是疯子的手搭在我肩膀上,奇怪的我并不反感,似乎和他认识很久了一样!

    疯子说道:“相遇就是缘分,走,我请你吃饭。”

    我也搞不懂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但是貌似对这道观里的东西比我清楚,至于答应一个陌生人一起吃饭,我这是破天荒头一回,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觉得眼前的人特别熟悉,好像原本就认识一样,本身那点潜意识对陌生人的排斥和抵抗,在他身上完全没效果。

    我被疯子三拐两拐的走出了道观,应该是道观的后门,我发现这道观后面还有一条小街,街上都是那种小吃店,什么开封灌汤包,回民羊杂汤,成都小吃什么的。疯子把我领进一家羊杂店,对着里面吆喝一声:“来个羊杂锅,在来两份这里的特色。”

    说完,开口问我:“兄弟,喝点不?”

    我刚要拒绝,就听他说:“来吧,初次见面也是缘分,整两口小酒。嗨,服务员,再给我拿一瓶牛二。”

    后面那句是对着里面喊的。我也没管他,只是问道:“你刚才说的孟老是谁啊?还有,你是这道观的工作人员吗?”

    疯子摇摇头说道:“哪能啊?不过你要这么说倒也靠谱,我这天天来道观里溜达,也和工作人员差不多了,就是没工钱。嘿嘿。”

    我觉得奇怪,这家伙不是骗吃骗喝的吧?我又抬起头看了一眼墙,因为是小店,墙上一大块喷绘布,贴着这里菜的价格,羊杂锅三十五,估计这一顿饭也就不到200块钱。这个时候,服务员把酒拿了上来,疯子先把酒倒上,然后对我说道:“兄弟,你也别有啥想法,我不是骗子,我也说不上来怎么着,看见你就是觉得眼熟,好像上辈子认识似的。”

    疯子这话我也有同感,他跟我说道:“如果这辈子不认识,就重新认识一下。缘分这东西,还是别错过的好。”

    我点点头,也算默认了他的话,他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已经连着一个多月了,就想要见见孟老,可是现在都没见到,刚才看到你从他的小院里面出来,吓了一跳,孟老向来不接外客的。不然我也不会苦守了一个来月。”

    我和他碰了一下杯,抿了一点酒说道:“对了,你说的那个孟老到底是什么人?是寺院里的法师吗?”

    疯子摇摇头说道:“不是,是个居士。但是是个很不一般的居士。这孟老叫孟国良,据说活了一百多岁了,是不是真的没人知道,对道家的认识那绝对是一流的,悟性和能力也都是一流的,只不过,他坚持俗世锤炼道心,所以一直以居士自居,传闻这道观里的方丈都要请教他。而且这白云观永远都有他的一个单独的院落。

    他时不时回来清净一段时间。我这不就是过来找他的吗?可惜一直没见到。”

    听疯子这么说,我连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看到你说的孟老,我只看到了一个扫地的老道童。”

    疯子诧异的挑眉说道:“老道童?怎么回事?你们有说什么吗?”

    我看疯子感兴趣,反正我估计我说的话也没几个人会相信,索性把自己这几天的疑惑一股脑的倒给他。这个时候菜也上来了,我就从我入职公司说起,说道佘祖和他的手记里面写到的内容,又说道了那幅画。

    疯子听了一语不发,不过我看得出来他并没有以神经病的眼神看我,难道他相信我说的话?本来我没想到他会相信,只是酒后吐槽而已,现在看他这样,我就继续把一切都倒出来,说道我觉得这事有点怪,而且……还说道我不经意的绕到道观的院子里,见到了一个扫地的老道童。

    我说道这里的时候,疯子忽然面色又开始古怪起来,说道:“打断你一下,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他是道童呢?”

    听了疯子的话,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说:“不是吗?你见过寺庙里面的方丈每天扫地吗?”

    疯子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可是据我所知……孟老居士的院落里,是除了他老人家,没有任何人在的,他清修的日子不固定,可能在俗世生活,偶尔过来清修,他清修的要求就是,不要任何人打扰,这个任何人,包括白云观的人,只是方丈而已会过去和他谈经论道罢了。”

    我愕然的张大了嘴巴,看了看疯子说道:“你的意思……那个,那个老道童就是……孟老?”

    疯子忽然对我说道:“在那些颇有名气的地方,比如武当山,还有广东、上海、浙江这些富裕地区的道教宫观,道士们的生活是非常优越的,不仅衣食无忧,而且条件也很优越,一些譬如看殿、把门、法事这些的杂事,都委托给了“假”道士。

    但是实际上,在一些偏远地区的道教宫观,修行生活还是很苦的。但是也是最容易接触到悟道境界的。现在的人都会偷懒了。所以……如果孟老真的是个得道的大师,他绝对不会偷懒,因为他的目的就是修。”

    听到疯子这么说,我立刻就想明白了,也就是说,我认为的那个老道童,其实真的是孟老?疯子继续问道:“你快说说,他和你说什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