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网址
翻页   夜间
新时代赌城网址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一无所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时代赌城网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每一次节假日过后,民众总会加倍的不想工作。

    现在的柳茉就是这样。虽然从邑西国回来了,但她的心却还停留在出国旅游的状态中。就连午休时间,也要忍不住到周边商场刷卡购物,VIP会员卡也办了一张又一张。

    这一天,她刚刚到影楼拿回了此前拍摄的一套写真集,照片中的她,美艳动人,绰约多姿,比起当红偶像也是不遑多让。这要是晒到微时空上,准保又能炸出一群舔狗了。

    正当她挎着名牌包,踩着高跟鞋,满心愉悦的走在大街上时,斜侧里忽然闪出一道人影,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了她面前。

    “女神,太好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来人竟然是许久不见的佟剑。上次他帮自己垫上了五十万后,就自觉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前几天,突然又开始在聊天软件上冒头,卑微的问几句“在吗”。但那时柳茉还在邑西国享受着诸位皇子贵族的追捧,哪有心思理会他,对这些消息也是一律按下了一键已读。

    没想到他得不到回复,竟然会如此执着的在公司附近等着自己,柳茉心下既是鄙夷,又是对自己的魅力暗自欣喜。抬起手臂,风情万种的撩着肩头的长卷发,一边故作抱歉的道:

    “真不好意思,你等我很久了吗?之前我都在邑西国出差呢,陪着会长见了好多国内的重要人物。那样的场合,我也不方便玩玉简。嗯……你有什么事吗?”

    佟剑迟疑了一下。今天的他,似乎比当初拼死拼活打工之时,看上去更加疲倦。再三欲言又止后,首先还是嗫嚅出一句: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来问问,那五十万,你交给你们老板了吗?应该……已经渡过难关了吧?”

    见柳茉点头,佟剑也是大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就像是下定了决心般,急急的道:

    “那你可不可以……先还给我一点钱?”

    柳茉敷衍的笑容顿时冷了下来,就连抚弄长发的手指也是一僵:“你……突然之间说什么啊?”

    在她一贯的认知中,到了她手里的钱就是她的,那都是她凭着本事让这群男人自我奉献,现在竟然有人问她要钱?当初那五十万说好是借,难不成他还真的以为就要有借有还吗?

    佟剑见她变了脸色,心底也是愧疚,忙道:“女神你听我说,其实我一直当这五十万就是送给你了,你想什么时候还都行,但是现在……我碰到了一点紧急情况。”

    “准确的说,是我家里的事。我老家的妹妹,在几天前忽然住院了,她是被一辆酒驾的小轿车撞伤的,现在急等着钱治疗……我娘身边没什么钱,我这么多年的积蓄,上次又都支援给你了,所以……我只能来拜托你先还给我一点钱,让我先拿去把住院费交了,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再加倍补回给你行吗?”

    他自认为已经说得相当诚恳,但柳茉的态度,却始终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

    “可是,我现在也没有太多的钱啊。上次那五十万,都已经交给会长了……”她为难的轻皱着眉头,又简略安慰道:“总之呢,你也不要太着急,你还有亲戚朋友吧,可以问他们借借看啊?还有,如果你妹妹之前在老家办理过保险的话,也可以去找保险公司进行理赔,总会有办法的。”

    如果是以前,佟剑会沉陷在她的温柔中,但现在,他却是真的不需要这样不痛不痒的几句场面话!

    “能借的我都借遍了……如果还有别的办法的话,我绝对不会来向你开这个口!关键是……关键是,它怎么就赶巧了呢!”

    “这样吧,你现在能拿得出多少,你就先还给我多少行吗?”佟剑也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话里话外,仍是尽量再迁就着她的感受,“你看你都工作这么久了,总会有点积蓄吧?或者,”他直直的盯着她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先把这个戒指拿去当呢?”

    说柳茉一点钱都没有,他是不相信的。毕竟她现在这套衣服,她的手提包,还有她那一身的珠光宝气,那都是实实在在的钱啊!只要她愿意,绝对可以有很多种还钱的办法!可她现在那分明不想还的表现,也是让佟剑的心越来越冷。

    见他竟然盯上自己的戒指,柳茉倒是先生起气来,将手指冲他眼前一晃,鄙夷道:“你想要钱想疯了吗?你知道这个戒指是什么来头,它是邑西国主亲自送给我的礼物,也就象征着两国友好,现在你让我说当就当?”

    她已经不耐烦再跟这个讨债鬼多说,语气越来越不耐烦:“听好,你妹妹的事,我也表示遗憾,但是我并没有义务为你出这个钱!你还是去找别人想办法吧,不要再缠着我了,我还赶着上班,就先走了。”

    佟剑脑中“嗡”的一震,想也没想就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也顾不得在大街上影响不好,就语带哭腔的嚷道:

    “女神你别走……你不能这么无情啊!当初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拼死拼活的帮你凑钱,我也没这个义务啊!现在轮到我身上,你怎么就见死不救呢?我妹妹的命都在你身上了……你把钱还给我,把钱还给我……”

    柳茉被他捏得发痛,起初的反感已经完全演化成愤怒,用力的挣扎着,同时抬脚朝他腿上狠踢。

    “你放手!再不放手我要叫非礼了!放开啊!”

    最后一脚正踢中了佟剑膝盖,席卷而上的剧痛,让他脱力的半蹲了下去。

    柳茉嫌恶的瞟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像在看着一堆恶心的垃圾。随后,她整了整因拉扯而散乱的长发,就在佟剑绝望的注视中,扬长而去。

    那一眼,深深的刺痛了佟剑。

    被她踢中的地方,现在钻心的疼,正如他所感受到的绝望。

    她怎么可以这么冷漠……拿着那五十万,竟然拿得理所当然……即使是在妹妹的生死关头,她都可以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

    不要说自己是为了她付出一切的人,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如果她真是个好女生,这种情况不也应该会慷慨解囊吗?

    自己为她付出的所有,包括在地下拳场,一次次被打得吐血栽倒……这一切的一切,究竟都给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看着那个依旧时尚亮丽的背影,佟剑却是第一次感到,心灰如死。

    ……

    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柳茉离去前那最后一个厌恶的眼神,一直在佟剑的脑中闪烁。

    自己为她掏心又掏肺,难道最后换来的,就是她的厌恶吗?

    他甚至没有告诉她,这几天自己为老家的事烦心,搞砸了一笔大订单,已经被老板炒了鱿鱼。

    工作已经丢了,他还能到哪里去弄钱呢?

    不知过了多久,手中玉简忽然亮起,那正是来自母亲的传讯。

    佟剑定了定心,极力平复情绪后,才将玉简接起。

    “大剑啊,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传讯一接通,对面就响起了母亲焦急的声音,“筹到多少钱了?”

    佟剑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忍受着悲哀和愧疚的双重煎熬,轻声答道:

    “还在筹着……娘,你们那边呢?妹妹她……?”

    一说起此事,隔着屏幕,佟剑仿佛都能看到母亲的一脸愁苦。

    “唉……医师说,医馆里床位紧张,要是再交不上钱,就要让咱们把人领回家了……我这是三求四求,人家才答应多宽限咱们几天,但是就算做完这第一次手术,那后续的医药费,它还是个无底洞啊……”

    母亲要强了一辈子,佟剑听不得她虚弱的声音,忍着鼻酸,急急打断道:“娘,你就别操心了,钱的事交给我来想办法吧。这几天,我可能暂时就不拨通讯回去了,我要专心赶一个大订单,老板说如果搞定了,就会发奖金给我……”

    “你就别骗娘了!”母亲沉沉叹了口气,“刚才我是先传讯到你公司,你同事都说了,你已经失业了……”

    “大剑哪,你说说你在天圣国待了这么多年,好坏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你怎么就一点钱都攒不下来呢?”

    佟剑不敢说出柳茉的事,只能胡乱敷衍道:“娘,是我没出息……你知道这发达国家,它生活节奏快,物价水平也高,我每个月的工资,付这付那的,就没剩多少了,所以……”

    “你撒谎!”母亲急促的声音忽然让佟剑全身一僵,“你同事都跟我说了,你拿了整整五十万……五十万啊!去给一个女人应急了!你说说你要是有这么多钱,你干点什么不好?有这么多钱……你妹妹她就有救了啊!”

    “那个女人……那到底是个什么狐狸精……她就是‘美女蛇’啊!要真是个好女孩,怎么可能白白收你的五十万?我告诉你,这笔钱,你必须去问她要回来!她要是不肯还,你就报官,五十万已经够得上立案标准了,你就告她诈骗!你告她……”

    听着母亲在玉简另一端的催促,佟剑却只能闭目叹息。

    五十万,的确可以立案。但是要他去报官,告的还是自己曾经心爱,现在也难以忘怀的女神,他怎么做得出来?

    “大剑,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你要到发达国家混出个人样来,以后要把我跟你妹妹接过去享福?”母亲在玉简中已经抽泣起来,“现在不要说是享什么福,就连你妹妹的命,都快要保不住了啊……我真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你读那么多书?就该让你踏踏实实的留在家里帮忙……”

    母亲这一通传讯,将佟剑再一次打入了悔恨的深渊。

    他筹不到钱,他帮不上家里一点忙。如果妹妹真出了什么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整整一个下午,他走遍了整条街,看到一家招工店就要进去问上几句。但等待着他的,全部都是冰冷的拒绝。

    直到夜色西沉,他才在经过一家青楼时,抵不过门前的莺声燕语,被老鸨忽悠着迈了进去。

    这一整天,受尽白眼,他实在太渴望一丁点的温柔了。

    她们的笑容,即使那只是为揽客而挤出的虚伪笑容,仍然让他仿佛看到了天使的存在。

    在其他地方,你都是一个失败者,但在这里,只要花钱,你就是大爷。

    一夜绮梦,为他短暂的洗去了疲惫,但次日清晨,他整理身上的财物时,却是再次感到全身发冷。

    自己的钱包,已经被昨晚的姑娘掏空了,只剩下一张身份证,孤零零的躺在夹层内。证件上自己的照片,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自己,似乎也在同样嘲笑他的落魄。

    他心爱的女神,掏空了他所有的积蓄。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又拿走了他最后仅剩下的。

    有句网络流行语说,“舔狗终将一无所有”,现在的他,岂不正是做了一条活生生的舔狗?

    那么,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还有什么值得顾忌呢?

    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弄到钱,也许就只能……只能去抢了!

    ……

    带着刚刚从超市里买来的水果刀,佟剑在大街上行色匆匆。

    几天前,他还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业务经理,今天,竟然就要为生活所迫,踏上犯罪道路。

    不过,就算是这样,有些底线还是必须遵守……握住刀柄时,佟剑也在心里提醒自己,只图财,绝不害命!

    现在,他就正在寻找着下手的目标。

    而他的视线,更多的是在那些往来女子的身上打量着。

    一来,女人的力气较弱,易于掌控……二来,看她们打扮时尚,这些钱,也不知都是从哪些倒霉男人身上坑来的。让这些坏女人付出代价,让她们再也不敢把别人当成提款机……佟剑倒觉得,自己是在替天行道了。

    两次在女人身上的严重挫败,让他几乎对所有女人都产生了敌意。有好几次,他甚至已经跟着一个女人走出了好一段路,最终却都在即将掏刀时泄了气。

    有人说,世界上的人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会杀人的,另一种是不会杀人的。

    那么,大概也同样可以再次细分成,会犯罪的,和不会犯罪的。

    即使已经有了初步的犯罪心理,但真正付诸施行时,佟剑却还是跨不过内心的这道坎。

    抢劫……在他二十多年合法公民的生活中,实在都是太严重的罪名了……

    此时,街头的一块大荧屏中,正播放着半年前的一起恶性案件宣判的新闻。

    看着主持人面无表情的念诵着宣判结果,佟剑忽然一阵慌张,就像是被人看穿了自己的卑劣心思般,匆匆转身,落荒而逃。

    每走几步,他就要紧张的按按怀中的刀柄,生怕被旁人察觉,自己也是人群中的一个潜在犯罪分子。

    或许正是这样的神魂不属,让他在横穿马路时,几乎被一辆面包车撞了个正着。

    “你找死啊!”司机从车窗内探出头,冲他骂骂咧咧。

    在他身旁,同样坐着一个打扮时髦的美女。手里夹着一根烟,正略带轻蔑的斜瞟着他。

    所有积聚的怨气,仿佛在这一刻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都是你们这些司机……有车就了不起吗?就可以随便撞人吗?

    你可以冲一名过路人叫骂,但说到底,你还不是心甘情愿给身边的女人当舔狗……你又有多少钱能供她挥霍?舔狗终将一无所有!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打你们这群司机!打你们这群舔狗!!

    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佟剑已经猛然疾冲上前,一把拉开车门,将那名司机拽了下来,一拳又一拳,如雨点般落在了他的头上,身上……

    连日以来,在生活中积压的所有不如意,仿佛也都一起发泄在了这个倒霉司机的身上。

    恍惚中,那司机已经被自己打得鼻青脸肿,而在街道另一端,正有一群接到报案的捕快,提着武器朝自己冲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时代赌城网址